2019年一肖中特网 
歡迎來到上海協力知識産權網!
案例報告:角色扮演類遊戲中獨創性情節可類推适用類電作品的法律規則保護
2019-05-24 00:00:00

【判決要點】
1.最終呈現在用戶面前的是連續的動态畫面,可被感知,屬于表達的範疇。該連續動态畫面是由遊戲開發者獨立創作,且智力創造已經達到相當高度,具備獨創性。玩家的操作而産生的畫面仍處于遊戲開發者獨創性智力勞動創造的成果範圍之内,不應影響遊戲連續動态畫面獨創性的判斷。
2.角色扮演類電子遊戲在獨創性表達上,與類電作品相近。在創作完成後最終呈現出的形态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無伴音的連續動态畫面組成,并可借助适當裝置呈現,所可收獲的體驗也具有相似性。法院可以類推适用類電作品的法律規則,适用著作權法為角色扮演類遊戲中獨創性的關于情節的表達提供保護。但這并不意味着法院認為獨創性的情節是構成類電作品的必要條件。
 
【案例來源】
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浙01民初3728号民事判決書
【當事人】
原告:上海恺英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原告:浙江盛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蘇州仙峰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案情簡介】
自2016年4月6日開始,《藍月傳奇》網頁遊戲在各大遊戲平台進行不删檔内測、公測及正式上線運營,取得衆多獎項和榮譽,在網業遊戲排行中處于領先地位。2018年6月7日,《烈焰武尊》手遊安卓版上線進行不删檔測試。經原告方對比,《烈焰武尊》手遊的大量靜态畫面與《藍月傳奇》網頁遊戲的畫面相同或相似,故兩原告将蘇州仙峰訴至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判決觀察】
法院認為,本案争議焦點在于:
一、盛和公司與恺英公司在本案中所主張内容能否受到著作權法保護;恺英公司有無訴訟主體資格;若前兩個争點中盛和公司和恺英公司的主張成立,《烈焰武尊》(下稱《烈焰》)是否構成侵權;若前三個争點中盛和公司和恺英公司的主張成立,仙峰公司應當如何承擔責任。
一、關于盛和公司與恺英公司在本案中所主張内容能否受到著作權法保護
(一)獲得著作權法保護的條件
1.是否屬于獨創性表達
(1)獨創性表達是充分條件。在存在獨創性表達時,若他人未經許可,亦無法定或約定的除外情形時,對該獨創性表達實施了受專有權利控制的行為,便構成對著作權人權利的侵害。
(2)著作權法所保護的也僅是作品中的獨創性表達部分。即使某一客體在整體上構成作品,也并不意味着未經許可對該作品中任一部分實施受著作權專有權利控制的行為均構成侵權。
2.作品類型法定性
在無其他法律或行政法規規定新的作品類型的前提下,當前我國著作權法所保護的作品類型僅限于著作權法第三條所規定的八種。這是作品類型法定性的要求,也是獲得著作權法保護的必要條件之一。
(二)角色扮演類(RPG)電子遊戲是否可以受到著作權法保護
1.角色扮演類電子遊戲中包含獨創性表達
在對可受保護的獨創性表達和不受保護的思想進行界分時,需要結合具體個案事實,對具體到某一層面的表達是否已經具備了獨創性進行判斷。
就角色扮演類電子遊戲而言:
(1)其最終呈現在用戶面前的是連續的動态畫面,可被感知,屬于表達的範疇。該連續動态畫面是由遊戲開發者獨立創作,且智力創造已經達到相當高度,具備獨創性。至于在遊戲過程中因玩家的不同操作而使得畫面呈現出非唯一性、非固定性的特征,但無論玩家如何操作,都隻是在遊戲所設定的場景、動作、視覺效果中,而不會超出遊戲開發者設定的範圍。故因玩家的操作而産生的畫面仍處于遊戲開發者獨創性智力勞動創造的成果範圍之内,不應影響遊戲連續動态畫面獨創性的判斷。因而遊戲最終所呈現出的連續動态畫面屬于獨創性表達。
(2)就遊戲所包含的情節而言,體現出創作者對多種不同創作元素的選擇與安排,而随着情節從抽象到不斷具體化,最終完成的成果也便越能體現出創作者的獨創性。在情節從抽象到具體的過程中,存在着思想與表達的分界線。隻是對于不同的遊戲而言,需要個案判斷,以确定其具體怎樣的情節屬于獨創性表達。
因此,角色扮演類電子遊戲在其最終呈現出的連續動态畫面,以及具體化的遊戲情節兩個方面,均可構成獨創性表達,具備了獲得著作權法保護的一項必要條件。但如前文所述,獨創性表達還必須符合作品類型法定性的要求,方可獲得保護。
2.對角色扮演類電子遊戲的保護可以類推适用法律
雖然我國著作權法或其他法律、行政法規中均未明确将遊戲,或角色扮演類電子遊戲明确地類型化為一種作品,但根據法律适用規則,對其存在類推适用的空間。
出于著作權法激勵創作的立法目的考慮,同是獨創性表達,應當受到同等的保護。對于一種在立法時尚未充分發展,未獲得立法者充分關注,且立法亦未明确排除的獨創性表達,若僅因為其尚未被類型化便拒絕對其提供保護,與著作權法的立法目的相違背。
(2)從可行性的角度而言,首先,著作權法作為一種私法,所調整的是私的主體之間的法律關系,這種關系以财産利益為主。其次,司法的裁判僅具有個案效力,生效後僅對涉案雙方當事人具有約束力。就本案而言,法院适用法律解釋和漏洞填補方法,亦隻是為處理本案原被告雙方之間的糾紛。類推适用具有可行性。
3.角色扮演類電子遊戲可以類推适用類電作品的規則
作品的本質是獨創性表達,著作權法對作品類型的劃分其實也是基于各種作品在獨創性表達的所在上存在不同。這種不同具體表現在:其一,在創作過程中的選擇與安排(相對抽象的表達)上之不同,和其二,由此而最終呈現出形态(即最為具體的表達)上的不同。
對于角色扮演類電子遊戲而言,其在獨創性表達上,與類電作品相近。
(1)在創作過程中的選擇與安排上,二者均圍繞一定人物角色,選擇與安排一定情節,推動故事演變,使受衆獲得情節推進的感知。在這一過程中,角色扮演類電子遊戲與類電作品(特别是動畫類)可選擇與安排的對象均主要包括:人物的外形風格、特長、成長的條件、裝備選擇等。角色扮演類電子遊戲與類電作品的創作者在對大體相同的創作元素進行選擇與安排時,所進行的智力創造勞動存在很大的相似性。
(2)在創作完成後最終呈現出的形态上,二者均存儲在一定介質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無伴音的連續動态畫面組成,并可借助适當裝置呈現。受衆在欣賞到兩種獨創性表達後,所可收獲的體驗也具有相似性。
正是基于上述兩個方面的近似性,基于同一主題的角色扮演類電子遊戲與電影作品或類電作品,例如将遊戲改編而成的電影或将電影改編而成的遊戲,往往在情節、連續動态畫面上存在很大的近似性。在此需要言明的是:雖然法院認為類電作品的獨創性表達可以表現在情節上,但這并不意味着法院認為獨創性的情節是構成類電作品的必要條件。
(三)《藍月傳奇》(下稱《藍月》)是否符合保護要件
1.關于情節
《藍月》在創作過程中,從遊戲類型這一最為抽象的層面,到最終呈現出一連續動态畫面這的最為具體的層面,可以作五個層次劃分(具體略)。
從第一層到第五層,是遊戲中的情節不斷具體化的過程。通過三大系統内部分别對不同的寶物、道具、怪物及其各自分别的屬性與數值的選擇、組合、安排,以及不同系統之間的相互搭配、組合,這些情節是由其創作者對大量的創作元素經過智力勞動,自主地進行選擇與安排的結果,無證據表明其屬于公有領域或由他人創造的領域,且其創造水準達到相當之高度,應認定為獨創性表達。
此外,在遊戲中,玩家在進行前70級的“主線任務”過程時,可選擇性非常有限,不論是哪個玩家進入遊戲,在前70級都是按照固定的程式進行。因而,對于遊戲中前70級的情節而言,與類電作品的情節在固定性上尤其具有近似性。
因此,法院類推适用類電作品的法律規則,适用著作權法為《藍月》中獨創性的關于情節的表達提供保護。
2.關于連續動态畫面
《藍月》最終呈現在受衆面前的連續動态畫面,作為該遊戲最為具體的表達,應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
需要指出的是:雖然一部完整的類電作品意味着完整的連續動态畫面,但這并不意味着隻有完整的連續動态畫面才可受到保護。如前所述,在具備其他條件的前提下,獨創性表達是獲得著作權法保護的充分必要條件。因此,即使僅截取了一部類電作品中的一段連續動态畫面,隻要該一段屬于獨創性表達,仍應給予保護。相同的規則也當适用于角色扮演類電子遊戲。
二、關于恺英公司的訴訟主體資格(略)
三、關于侵權認定
(一)關于《烈焰》與《藍月》的比對(細節對比詳情見判決書)
1.情節上的近似性
《烈焰》與《藍月》在情節上的相同或近似之處已不僅限于遊戲的主題、類型等層面,也不限于仍處于由抽象的思想向最為具體的表達過度中的情節設置,而是已經直接體現在《藍月》具體到前述第五層面的情節上。
該情節屬于《藍月》遊戲中的獨創性表達,《烈焰》在這些情節上的相同或近似之處,應當認定為著作權法意義上的近似。
2.連續動态畫面上的近似性
雖然《烈焰》與《藍月》最終的連續動态畫面存在很大差異,界面的動态美術效果在多數情形下均顯著不同。但在部分遊戲界面上,外觀仍基本一緻。因此,可以認定《烈焰》與《藍月》的連續動态畫面上也存在近似。
仙峰公司抗辯稱盛和公司與恺英公司在進行比對時未考慮近似部分的占比,也未考慮屬于公有領域或其他不應受保護領域的内容占比。但法院已經結合仙峰公司的證據對《藍月》中的獨創性表達進行界定,《烈焰》中對《藍月》的獨創性表達部分進行了再現,已足以作行為定性。至于近似部分在《烈焰》遊戲中的整體占比,對定性并無影響。也正是基于相同的理由,《烈焰》是否取得了所利用的其他獨創性表達的權利人許可,也不影響對其是否包含與《藍月》中獨創性表達相同或近似表達的認定。
需要指出的是,法院在對比時,雖對名稱、屬性及數值進行了比對,但這并不意味着法院認為著作權法的保護可以延及這些名稱、數值本身,進而賦予《藍月》壟斷其中所使用的名稱或數值的權利。單純的數據、過于簡短的名稱無疑不屬于獨創性表達,不能受到保護。但對遊戲中的道具與寶物,分别所具有的屬性,及其相應的數值的選擇與安排則存在極大空間,創作者們完全可以依據自己的個性進行,表現出其獨創性,這正是創作遊戲情節的具體方式。因此,法院對前述名稱、數值的比對在本質上是為确定其選擇與安排,即獨創性表達所在的近似性,而不是為保護名稱、數值本身。
(二)關于仙峰公司的行為定性
1.關于開發《烈焰》遊戲的行為
因《藍月》和《烈焰》均為大型遊戲,《藍月》中所包含的獨創性表達複雜而多樣,而《烈焰》不僅包含了《藍月》中的獨創性表達,同時也增加了新的獨創性表達。因此,從整體而言,《烈焰》可以認定為對《藍月》的改編。仙峰公司構成對《藍月》改編權的侵害。
2.關于在線提供《烈焰》遊戲的行為
仙峰公司在線提供《烈焰》的下載,并開設服務器供用戶遊戲,使得公衆可以在自己所選定的與地點獲得該遊戲,進而獲得該遊戲中所包含的《藍月》的獨創性表達,該行為屬于信息網絡傳播權控制的範圍。仙峰公司構成對《藍月》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侵害。
3.關于複制行為
仙峰公司在開發完成《烈焰》後,将《烈焰》拷貝至多個服務器中。而對《烈焰》的拷貝即意味着對其中所包含《藍月》獨創性表達的拷貝,構成對《藍月》複制權的侵害。
四、關于責任承擔
綜上,法院先行判決如下:
被告蘇州仙峰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害《藍月傳奇》著作權的行為,即立即停止複制或通過信息網絡傳播《烈焰武尊》手機遊戲。


 

 

聲明:

1、本報告基于研究價值和參考意義而選擇編輯了部分案例,但這并不代表本報告贊同法院的觀點及其判決結果;

2、本報告在對判決書或新聞資訊進行選摘編輯時,有可能存在錯訛或誤解,歡迎與我們聯系;

3、本報告将定期在《中國知識産權案例報告》中選登,請聯系上知所訂閱案例資訊。


0.048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