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上海協力知識産權網!
案例報告:廣播電視播放許可使用合同糾紛的判定
2019-05-24 00:00:00

【判決要點】
格式條款若未存在雙方權利義務和客觀利益嚴重失衡的情況,為違反公平原不應當屬無效條款。“全國衛視同時段平均收視排名”指的應是電視劇播出期間整個時間段而非電視劇播放的每天收視排名更為合理。    
【案情簡介】
2014年10月18日,星境公司與浙江廣電集團簽訂《許可合同》,約定涉案電視劇共48集,該節目的播映權許可費用按每集60萬元計,全片共計2880萬元。雙方約定浙江廣電可因播映所需對節目做适當剪輯,且不同收視排名最終對應不同等級的許可費(補充條款第4條)。
星境公司認為,補充條款第4條嚴重違反了該通知規定,應屬無效條款,且《許可合同》和補充條款均為浙江廣電集團提供的格式條款,顯失公平,應屬無效。而涉案電視劇收視率低是因為浙江廣電集團的剪輯以及插播廣告所緻,此不能作為浙江廣電集團支付涉案電視劇播放權許可費的依據。
 
上訴人(原審原告):上海星境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上訴人(原審被告):浙江廣播電視集團
 
案件來源: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浙01民初707号民事判決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浙民終666号
 
 
【主要争點】
   全國衛視同時段平均收視排名”指的是電視劇播出期間整個時間段而非電視劇播放的每天收視排名
【判決觀察】
一審法院認為,星境公司與浙江廣電集團簽訂的涉案《許可合同》具有法律效力,雙方應依約履行。根據《許可合同》第十條專項補充條款約定,雙方同意按央視—索福瑞媒介研究CSM50城市組數據作為最終結算該劇節目費用的标準,根據該劇全國衛視同時段平均收視排名的情況确定該節目的播映權許可費用。本案中,星境公司并未提交有效證據證明涉案電視劇全國衛視同時段平均收視排名的情況,該院綜合考慮涉案電視劇播出的事實等因素,根據涉案電視劇播出期間每日收視率排名情況酌定播映權許可費用。根據涉案電視劇自2015年5月5日至5月25日期間收視率的排名顯示,2015年5月8日播出涉案電視劇2集,排名第3位;2015年5月15日播出涉案電視劇2集,排名第4位;2015年5月16日播出涉案電視劇1集,排名第4位。根據《許可合同》第十條專項補充條款關于播映權許可費用支付标準的約定,浙江廣電集團應向星境公司支付涉案電視劇播映權許可費用共計210萬元。
關于星境公司要求浙江廣電集團支付磁帶費、複錄費、郵寄費33600元的訴訟請求,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該院予以支持。浙江廣電集團雖辯稱僅收到《聊齋新編之葉生、綠衣女》、《聊齋新編之連鎖、恒娘》、《聊齋新編之乾坤、陸判》共計6個單元的母帶,《聊齋新編之夜叉國、花姑子》2個單元的母帶沒有收到,但并未提交證據加以證明,不予采信。
最終一審法院判決浙江廣電集團支付支付星境公司播映權許可費用210萬元以及磁帶費、複錄費、郵寄費33600元。
 
二審法院認為,二審的争議焦點在于:浙江廣電集團應向星境公司支付的播映權許可費,以及磁帶費、複錄費、郵寄費的确定問題。
關于浙江廣電集團應向星境公司支付的播映權許可費問題。本院認為,星境公司、浙江廣電集團簽訂的《許可合同》,經雙方當事人簽字蓋章,協議内容未違反國家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應認定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具有法律效力,雙方應依約履行。雖然《許可合同》第三條約定了涉案電視劇的許可費每集60萬元,全片共計2880萬元,但雙方當事人均認可就涉案款項的支付上又約定了補充條款,雙方均簽字确認。第十條專項補充條款第4條明确約定,以該劇考核收視的形式最終結算該劇節目費用。雙方同意按央視-索福瑞媒介研究CSM50城市組數據作為考核數據,其中約定該劇全國衛視同時段平均收視排名達到全國第五位及以下,該節目的播映權許可費用浙江廣電集團按0元計。此外,還約定了該劇收視率全國同時段平均收視排名達到全國第一、二、三、四名時的不同計價标準。
星境公司主張第十條專項補充條款第4條屬于格式條款,且顯失公平,亦違反了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屬無效條款,涉案播映權許可費應按照《許可合同》第三條支付。對此,本院認為,第一,上述補充條款系雙方自願簽訂,體現雙方真實意思表示,星境公司雖主張該條款系格式條款,但未提交證據予以證明,該主張不能成立。第二,合同的顯失公平是指合同一方當事人利用自身優勢,或者利用對方沒有經驗等情形,在與對方簽訂合同中設定明顯對自己一方有利的條款,緻使雙方基于合同的權利義務和客觀利益嚴重失衡,明顯違反公平原則。從專項補充條款第4條的約定來看,雖然涉案電視劇的收視排名在全國排名第五以下浙江廣電集團無需支付播映權許可費,但該條款也約定了若涉案電視劇的收視排名在全國排名第一則浙江廣電集團需支付超出原本合同約定價格的100萬/集許可費,星境公司也未提交其他證據證明在簽訂該條款時涉案電視劇即不存在達到全國前五收視排名的可能,故該條款未存在雙方權利義務和客觀利益嚴重失衡的情況,星境公司就此提出的上訴理由亦不能成立。
第三,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等五部委聯合發布的《關于支持電視劇繁榮發展若幹規定的通知》非法律和行政法規,且該通知出台時間在涉案《許可合同》簽訂時間之後,涉案《許可合同》不适用該通知規定。故浙江廣電集團應向星境公司支付的播映權許可費應依據《許可合同》的第十條專項補充條款予以計算,即按央視—索福瑞媒介研究CSM50城市組數據的“全國衛視同時段平均收視排名”付費。浙江廣電集團和星境公司均提交了央視—索福瑞媒介研究CSM50城市組數據,其中浙江廣電集團提交的CSM收視調查數據報告中明确載明“全國衛視同時段平均收視率”與第十條專項補充條款中約定的付費标準一緻。星境公司提交的CSM收視調查數據報告中僅顯示“全國衛視同時段”,非“全國衛視同時段平均收視率”,具體指向的應為涉案電視劇播出期間每天的收視排名。結合本院二審對索福瑞公司的調查情況以及合同約定的付費方式來看,“全國衛視同時段平均收視排名”指的是電視劇播出期間整個時間段而非電視劇播放的每天收視排名更為合理,也符合交易習慣。且星境公司提交報告的尾部也有涉案電視劇播出整體時段(2015年5月5日-2015年5月25日)的收視排名,數據與浙江廣電集團提交的報告中的數據一緻。故本案應當依照浙江廣電集團提交的CSM收視調查數據報告來計算播映權許可費。該報告顯示涉案電視劇的全國衛視同時段平均收視排名為第6名,根據涉案《許可合同》第十條專項補充條款的約定,浙江廣電集團支付星境公司的播映權許可費為0元。浙江廣電集團就此提出的上訴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關于浙江廣電集團應向星境公司支付的磁帶費、複錄費、郵寄費問題。浙江廣電集團主張星境公司僅交付了涉案電視劇的36集母帶,未交付其餘12集母帶,其不應承擔相應的費用。對此,本院認為,《許可合同》明确約定了星境公司不提交母帶的違約責任。其中第四條母帶的提供中第1條約定,星境公司逾期提供标準播出帶的,每天按許可費總價5%的違約金賠償給浙江廣電集團;第3條約定,如浙江廣電集團發行星境公司提供的節目母帶存在數量缺失或質量缺陷,星境公司應在接到浙江廣電集團書面通知後10日内補足或重新提供符合标準要求的節目母帶,費用由星境公司承擔,星境公司應承擔相關違約責任。第六條違約及合同解除約定,星境公司不按時提供符合約定的母帶超過15日的,浙江廣電集團有權解除合同并要求星境公司按合同約定總金額的30%支付違約金。從《許可合同》履行至今,浙江廣電集團從未就其未收到12集電視劇母帶向星境公司主張過相關權利,故其現主張未收到12集電視劇母帶不能成立,一審判決其支付星境公司涉案電視劇磁帶費、複錄費、郵寄費33600元并無不當。
綜上,浙江廣電集團的上訴理由及請求部分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星境公司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原判認定事實清楚,但因浙江廣電集團在二審中提交了新的證據,導緻出現新的事實,故對原判的法律适用和實體處理均應作出相應調整。二審法院判決如下:
一、維持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浙01民初707号民事判決第二項,即浙江廣電集團于本判決送達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星境公司磁帶費、複錄費、郵寄費33600元;
二、撤銷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浙01民初707号民事判決第一項、第三項;
三、駁回上海星境影視文化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聲明:

1、本報告基于研究價值和參考意義而選擇編輯了部分案例,但這并不代表本報告贊同法院的觀點及其判決結果;

2、本報告在對判決書或新聞資訊進行選摘編輯時,有可能存在錯訛或誤解,歡迎與我們聯系;

3、本報告将定期在《中國知識産權案例報告》中選登,請聯系上知所訂閱案例資訊。


0.047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