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买马最新资料刘伯温 
歡迎來到上海協力知識産權網!
案例報告:侵權行為具有明顯惡意、情節惡劣、後果嚴重的應當适用懲罰性賠償
2019-06-14 00:00:00

【判決要點】

原告獲得公衆關注的方式有不同于其他商标和商品的特别之處,其采取集中預訂銷售的方式,在短時間内将較大數量的産品投入市場并進入消費者手中,其在短時間内已經形成了較高的知名度、關注度和影響力,對其不宜以常規性的全年銷售數量及市場份額占比衡量其在公衆中的知曉程度。經過多年宣傳使用,該商标在相關公衆中已具有較高知名度,在第9類産品上已為相關公衆所熟知,已構成馳名商标,可跨類到第11類進行保護。

被告在經營場所、被控侵權産品及包裝、網站店鋪、微信公衆号等中使用被訴侵權商标侵犯了原告的商标專用權。同時。被告全面摹仿引證商标、字号、宣傳語、粉絲昵稱、品牌配色等,屬于以歧義性語言或者其他引人誤解的方式進行産品宣傳,是引入誤解的不正當競争行為。

在損害賠償方面,法院根據被告的銷售總額計算出銷售利潤,同時考慮到被告極為明顯的惡意,情節惡劣,所造成的後果亦十分嚴重,最終對其适用懲罰性賠償。

 

【案例來源

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蘇01民初3207号

 

【當事人】

原告:小米科技有限責任公司、小米通訊技術有限公司

被告:中山奔騰電器有限公司、中山獨領風騷生活電器有限公司(原名:中山米家生活電器有限公司)、江蘇蘇甯易購電子商務有限公司、麥大亮

 

【案情簡介】

2011年04月28日,小米科技有限責任公司第8228211号“小米”商标核準注冊,經過長期廣泛使用,該商标在第9類手提電話上已經屬于具有極高知名度和美譽度的馳名商标。中山奔騰電器有限公司、中山米家生活電器有限公司在2011年實際經營以來,全方位地摹仿小米公司的商标、字号、域名、宣傳語、品牌配色等等。中山奔騰公司與中山米家公司不僅搶注了“小米生活”、“智米生活”等商标,還在電磁爐等20種以上的家電産品上大量使用“小米生活”标識,并且在蘇甯、京東等主流電商平台銷售,2018年11月6日,小米公司将中山奔騰公司和中山米家公司以侵犯商标權及不正當競争糾紛為由起訴至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

 

【判決觀察】

本案的争議焦點是:一、原告的第8228211号“小米”商标是否為馳名商标;二、被告的行為是否構成商标侵權及不正當競争;三、被告應承擔的民事責任。

一、原告的第8228211号“小米”商标構成馳名商标

就本案而言,原告的第8228211号“小米”商标及其小米手機獲得公衆關注的方式有不同于其他商标和商品的特别之處,具體來說,原告的小米手機在發布、上市前,允許手機發燒友參與手機系統的開發、提出意見建議,吸引了數量較大的相關公衆對其手機保持關注;在其手機發布當天,其手機的搜索量和關注度明顯大幅增長,高于其他品牌手機,表明市場及消費者均對其手機持續保持關注,具有一定的影響力;原告在銷售中采取了集中預訂銷售的方式,其手機在開放預訂後的34小時内訂出30萬台,後又在3個小時内賣出10萬台,其在短時間内将40萬台手機投入市場并進入消費者手中;原告的小米手機作為一個全新品牌的手機,在當年8月才向市場發布,9月才開始接受預訂,故不宜以常規性的全年銷售數量及市場份額占比衡量其在公衆中的知曉程度。原告的“小米”商标注冊後、小米手機投入市場後,在短時間内所形成的知名度、關注度較高,影響力較大。

2011年以來,原告及其品牌、法定代表人先後獲得多項榮譽,特别是在2011年、2012年獲得的各項榮譽,是對此前其企業、産品及商标知名度、美譽度、影響力的認可和肯定。經過多年宣傳使用,該商标在相關公衆中已具有較高知名度,在第9類手提電話商品上已為相關公衆所熟知,已構成馳名商标。

二、被告中山奔騰公司、獨領風騷公司、麥大亮的行為侵犯了原告的注冊商标專用權并構成不正當競争

被告中山奔騰公司制造、銷售的電磁爐、電飯煲等産品,與原告涉案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屬不同類别;被告中山奔騰公司在其經營場所樓頂安裝的“小米生活電器”标牌、在經營場所内展闆上的“小米生活”文字、其制造、銷售的被控侵權産品及産品包裝箱上标注的“小米生活”标識、其網站上在産品展示版塊顯示的“小米生活電器”标題,其所使用的“小米生活電器”、“小米生活”等文字,與原告的“小米”商标構成近似。被告中山奔騰公司的行為系摹仿原告已注冊的馳名商标,誤導公衆,緻使原告的利益可能受到損害,侵犯了原告涉案“小米”注冊商标的專用權。

被告獨領風騷公司網站上店鋪的名稱為“小米生活電器旗艦店”,其注冊的微信公衆号為“小米生活之家”,也系宣傳、介紹、銷售其制造的電磁爐、電飯煲等電器産品的平台,同樣侵犯了原告“小米”注冊商标的專用權。

被告麥大亮系被告獨領風騷公司的原股東和法定代表人,也是餘姚智米生活電器有限公司的控股股東,其與被告中山奔騰公司法定代表人麥大軍為直系親屬和一緻行動人,同時作為被告中山奔騰公司的員工并代表該公司對外簽訂商标使用許可合同和合作協議,指定由其個人銀行賬戶收款;在原告以公證方式向被告中山奔騰公司購買被控侵權産品時,也提供其個人銀行賬戶作為收款賬戶,被告麥大亮的财産與被告中山奔騰公司、獨領風騷公司的财産構成混同。其為兩公司實施侵權行為提供收取款項的幫助行為,亦構成侵權。

中山奔騰公司和獨領風騷公司全面摹仿原告的商标、宣傳語、粉絲昵稱、品牌配色、域名,刻意強化與原告及其商标的近似程度,其攀附原告及其商标知名度的意圖極為明顯,屬于以歧義性語言或者其他引人誤解的方式進行商品宣傳,并且實際已經造成相關公衆的混淆誤認,不正當地攫取了原屬于原告的競争優勢,是引人誤解的不正當競争行為。

被告蘇甯易購公司是網絡服務技術提供者,并不銷售任何商品。其已在商家入駐時進行了必要的警示,并在網頁上公示了涉案商戶的工商登記信息及有效聯系方式,履行了平台管理者應盡的職責和義務。原告公證取證的尚敬專營店的實際經營者為甯波杭州灣新區尚敬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并非蘇甯易購公司。蘇甯易購公司在收到原告的起訴狀後,已通知涉案商家并将涉嫌侵權商品進行下架處理。因此,被告蘇甯易購公司的行為未侵犯原告的注冊商标專用權。

三、被告應承擔的責任

關于賠償損失及合理開支的數額,原告要求按照被告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計算,并考慮馳名商标的顯著性和知名度以及侵權時間、範圍等因素,對被告中山奔騰公司、獨領風騷公司、麥大亮的惡意侵權行為适用懲罰性賠償。法院認為:

1.從銷售情況看,京東網、淘寶網、蘇甯易購、1号店、拼多多等電商平台的23家店鋪均銷售被告中山奔騰公司、獨領風騷公司制造的被控侵權産品,被告中山奔騰公司還在線下實體經營場所直接銷售被控侵權産品。根據原告以店鋪中商品評論數量作為銷售量進行的統計,以上店鋪銷售被控侵權産品的銷售總額達76153888.8元,而向電商平台調取的數據顯示,被告中山奔騰公司在京東網開設的索菲亞生活電器旗艦店(原名小米生活官方旗艦店)的銷售總額為13836546.66元;被告獨領風騷公司在淘寶網開設的Beves奔騰電器官方店(原名小米生活官方店)的銷售總額6499201.67元。即使是隻加上該兩店鋪的銷售數據差額,銷售總額也達83157636元。

國内兩大電器上市公司的年度報告顯示,小家電行業的毛利率為29.69%-37.01%。被告中山奔騰公司、獨領風騷公司也為生産、銷售小家電的企業,其規模雖小于上市公司,但其綜合成本也應小于上市公司,其利潤率應大于上市公司。以兩公司小家電毛利率的中間數33.35%作為兩被告制造、銷售被控侵權産品的利潤率較為公平合理,據此計算,其利潤為27733071.6元。

2.從兩被告實際的經營行為看,被告中山奔騰公司在與餘姚智米生活電器有限公司簽訂的合作協議中,約定了每年29萬台産品的銷售量,即使按其商标許可使用費的最低标準10元/台計算,利潤至少為290萬元,且其約定“小米生活”商标的轉讓價不低于2000萬元,說明該标識可為其帶來的巨額利益;被告中山奔騰公司在商标許可使用合同中,約定了不同産品的商标使用費标準及産品年銷售任務,據此計算的年商标許可使用費約為230萬元;在合作協議中,合作對方的年銷售任務至少為2100萬元,按前述利潤率計算的利潤至少超過600萬元。

3.從原告涉案商标的知名度和顯著性看,原告的案涉“小米”商标在被告申請注冊“小米生活”商标前已達馳名程度,具有較高的市場知名度、美譽度和影響力,具有較強的顯著性。

4.從被告的侵權行為看,被告中山奔騰公司侵權的意圖明顯,其從原告注冊、使用“小米”商标後即摹仿該商标,申請注冊“小米生活”商标,其後又申請注冊原告已注冊的“”、“米家”等商标,使用與原告宣傳語近似或基本相同的宣傳語,使用與原告配色相同的配色,申請與原告商标近似的域名,從2017年2月起即制造、銷售被控侵權産品;被告獨領風騷公司雖注冊成立的時間較晚,但其與被告中山奔騰公司間存在股東、法定代表人和業務上的關聯關系,其使用與原告的“米家”商标相同的字号,使用被告中山奔騰公司注冊的侵犯原告商标權的域名,兩被告全面摹仿原告及其商标、産品,企圖使相關公衆誤認為其與原告間存在某種特定的聯系或商标許可使用關系,并且實際已使用造成混淆。兩被告的侵權行為具有極為明顯的惡意,情節極為惡劣,所造成的後果亦十分嚴重,應當适用懲罰性賠償。按兩被告侵權獲利數額的二倍計算,數額為55466143.2元;根據原告提供的證據,按兩被告商标許可使用的許可使用費及合作生産、銷售産品的銷售額計算,僅作為商标許可方的利潤即超1000萬元,尚未考慮被控侵權産品銷售所獲利潤,該部分應不低于商标許可方的利潤,兩者相加應與網店銷售獲利相當,同樣按二倍計算,也超過原告要求賠償經濟損失的數額,故對原告要求兩被告賠償經濟損失5000萬元的訴訟請求予以全額支持。


 

 

聲明:

1、本報告基于研究價值和參考意義而選擇編輯了部分案例,但這并不代表本報告贊同法院的觀點及其判決結果;

2、本報告在對判決書或新聞資訊進行選摘編輯時,有可能存在錯訛或誤解,歡迎與我們聯系;

3、本報告将定期在《中國知識産權案例報告》中選登,請聯系上知所訂閱案例資訊。


0.047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