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黄大仙六肖五肖中特 
歡迎來到上海協力知識産權網!
國務院關于文化産業發展工作情況的報告
2019-06-28 11:03:57
6月26日,受國務院委托,文化和旅遊部部長雒樹剛向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國務院關于文化産業發展工作情況的報告》(簡稱《報告》)。

 

報告顯示,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各級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機構共出動執法人員5485萬餘人次,檢查經營單位2323萬餘家次,受理核查舉報11.4萬餘,有力改善了文化産業發展環境。

 

雒樹剛介紹,在強化市場監管方面,深化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改革,推進文化、文物、出版、廣播電視、電影、旅遊領域市場執法隊伍整合對泛娛樂化、影視業高片酬、陰陽合同和偷逃稅等突出問題開展專項整治積極開展網絡空間治理,加強網絡内容建設管理和新技術新應用安全評估,推動互聯網企業履行主體責任,推動網絡空間日漸清朗。

 

雒樹剛表示,文化産業發展呈現良好态勢。2012年至2018年,圖書出版從41.4萬種增至51.9萬種,期刊出版總品種數由9867種增長到10139種,故事影片創作生産平均每年超過700部。2018年電影産量超過1000部,票房達609億元,制作完成并獲得發行許可的電視劇共323部13726集、電視動畫片共241部8.6萬分鐘。我國已成為世界圖書出版、電視劇制播、電影銀幕數第一大國,電影市場規模穩居全球第二。

 

雒樹剛說,近年來我國文化産業發展取得了顯著成績,但是也要看到,我國文化産業仍然處于起步階段,無論是規模總量還是質量效益,無論是對内滿足人民需求還是對外擴大文化影響力,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雒樹剛指出,針對文化産業發展存在的高質量文化供給不足、産業發展不平衡、文化企業實力偏弱、創新驅動能力不足、國際市場競争力不強等突出問題,相關部門将從九方面着力,推動文化産業實現高質量發展,以優秀文化産品和服務滿足人民群衆美好生活新期待。

 

以下是《報告》全文。

 

 

國務院關于文化産業發展工作情況的報告

 

文化和旅遊部部長,雒樹剛。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我受國務院委托,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我國文化産業發展工作情況,請予審議。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文化産業發展工作,把加快發展文化産業作為一項重要的戰略任務,作出了一系列重大決策部署,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習近平總書記就發展文化産業作出一系列重要論述,強調要推動文化産業高質量發展,健全現代文化産業體系和市場體系,推動各類文化市場主體發展壯大,培育新型文化業态和文化消費模式,以高質量文化供給增強人們的文化獲得感、幸福感。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論述明确了文化産業的發展方向、目标任務和主要着力點,為我們的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李克強總理也多次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研究文化産業發展相關議題,作出指示批示。下面,我從三個方面進行彙報。

 

一、推動文化産業發展的舉措和成效

 

文化産業同公益性文化事業相對應,是指以文化為核心内容而進行的創作、生産、傳播、展示文化産品和提供文化服務的經營性活動,涵蓋文化藝術、新聞出版、廣播影視、網絡文化等領域,涉及中央宣傳部(國家新聞出版署、國家電影局)、中央網信辦、文化和旅遊部、廣電總局等職能部門。文化産業和旅遊産業在内容上有交叉,在工作上有融合,但不完全重疊,目前在統計上也是分開的。

 

黨的十八大以來,随着我國整體經濟實力迅速增強,國際影響力明顯擴大,我國文化産業迎來了加快發展的黃金期。宣傳文化部門會同發展改革、财政、商務、金融、科技、自然資源等部門搶抓機遇,出台了一系列舉措,推動文化産業發展取得顯著成效,我國文化産業總量規模穩步增長,産業結構逐步優化升級,市場主體持續發展壯大,文化産品和服務更加優質豐富,人民群衆文化消費日趨活躍,重點文化産業門類均呈現良好發展勢頭,文化産業對國民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不斷上升,已經成為經濟增長的新動能和新引擎,在促進國民經濟轉型升級和提質增效、服務黨和國家工作大局、滿足人民精神文化生活新期待、鞏固和堅定文化自信、增強中華文化影響力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有關部門推動文化産業發展的主要做法有:

 

一是把握正确方向。文化産業不同于一般産業,它具有意識形态和産業雙重屬性。宣傳文化部門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堅持黨的領導,堅持黨管意識形态,堅持和完善黨委統一領導、黨政齊抓共管、宣傳部門組織協調、有關部門分工負責、社會力量積極參與的工作機制和工作格局,通過市場準入、資格認定、加強監管等方式,引導和推動文化企業自覺肩負起社會責任,重視市場機制、市場需求,但不搞唯票房、唯發行量、唯收視率、唯流量。制定實施了《關于推動國有文化企業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指導意見》,完善黨委領導與法人治理結構相結合的領導體制。健全管人管事管資産管導向相統一的國有文化資産監管機制。

 

二是加強規劃引導。2009年8月,國務院印發《文化産業振興規劃》,提出将文化産業培育成國民經濟新的增長點。黨的十八大明确文化産業要成為國民經濟支柱性産業。《國家“十三五”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綱要》強調,加快發展文化産業,促進産業結構優化升級,提高規模化集約化專業化水平。數字創意産業作為文化産業發展的新業态,已納入《“十三五”國家戰略性新興産業發展規劃》。每年政府工作報告都将發展文化産業作為一項重點工作進行部署。全國絕大多數省(區、市)發布了專項規劃,推動文化産業健康發展。

 

三是釋放政策紅利。宣傳文化部門會同有關部門制定多項優惠政策,從财政、稅收、科技、金融、土地、消費引領等方面持續為文化産業發展釋放政策紅利。中央和有條件的地方設立了文化産業發展專項資金,累計金額超過600億元。2013年至2018年,中央财政安排文化産業發展專項資金275億元,支持項目超過4000個。創新财政資金使用方式,探索市場化運營模式,設立中國文化産業投資基金二期。全國20多個省(區、市)設立由省級财政出資或宣傳文化單位發起、市場化運營的文化産業投資基金或引導基金。此外,宣傳文化部門還推動出台了電影、電視劇、戲曲、出版、動漫等方面的專項配套政策。

 

四是增強企業活力。文化企業是現代文化産業體系的核心。宣傳文化部門深入推進文化領域“放管服”改革,全面實施“先照後證”,大幅削減行政審批事項,優化審批程序,提高營商便利度。積極推進國有文化企業公司制股份制改革,建立健全有文化特色的現代企業制度。降低文化市場準入門檻,穩妥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鼓勵民營資本參與國有文化企業改制,支持非公有制文化企業加快發展。做強做優做大骨幹文化企業,推動文化企業以資本為紐帶,跨地區、跨行業、跨所有制并購重組,打造主業突出、産業鍊完整、核心競争力強的文化企業集團。鼓勵支持文化企業采取多種方式拓展融資渠道,實現社會資本、金融工具和文化資源有效對接。

 

五是推動融合發展。積極推動文化産業與相關産業融合發展,在融合中優化結構、提質增效。比如,推動旅遊演藝蓬勃發展,專業化、品牌化、規範化程度不斷提高,形成了主題公園演出、實景演出、劇場演出等主要形态。積極推動文化和科技深度融合,實施國家文化科技創新工程,發布《國家文化和科技融合示範基地認定管理辦法(試行)》,開展示範基地認定和規範優化工作。文化和金融融合邁出新步伐,不斷加大金融支持文化産業發展力度,推動符合條件的文化企業上市融資,推進文化和金融合作示範區創建。促進創意設計服務與制造、建築、信息、農業、體育、健康等産業深度融合,拓展了文化産業發展空間。

 

六是強化市場監管。建立全國文化市場管理工作聯席會議制度,健全“掃黃打非”體制機制,全面實施“雙随機一公開”監管,逐步構建以信用為核心的新型監管機制。深化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改革,推進文化、文物、出版、廣播電視、電影、旅遊領域市場執法隊伍整合。對泛娛樂化、影視業高片酬、陰陽合同和偷逃稅等突出問題開展專項整治。積極開展網絡空間治理,加強網絡内容建設管理和新技術新應用安全評估,推動互聯網企業履行主體責任,推動網絡空間日漸清朗。不斷加大知識産權保護力度,完善侵權查處機制,促進知識産權運用。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各級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機構共出動執法人員5485萬餘人次,檢查經營單位2323萬餘家次,受理核查舉報11.4萬餘件,有力改善了文化産業發展環境。

 

七是擴大中華文化影響力。統籌國際國内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培育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外向型文化企業、文化品牌,擴大市場份額和國際影響力。大力推動文化貿易,認定首批13家國家文化出口基地,推動國産優秀文化産品進入海外主流市場,影響主流人群,有力展示中國國家形象。每年舉辦中國(深圳)國際文化産業博覽交易會,開展文化産業領域國際交流合作,搭建文化産品和服務走出去平台。

 

八是規範文化産業統計。統計部門會同宣傳文化部門積極推動文化産業統計工作制度化規範化。2012年和2018年,國家統計局對文化産業統計标準進行了兩次修訂,不斷推動有關統計标準更加符合我國國情和文化産業發展實際,對文化産業發展狀況的統計監測和分析研判水平不斷提高,為制定産業規劃和産業政策提供了決策依據。針對少數地方存在的概念表述不嚴謹、統計範圍不規範等現象,國家統計局還印發通知,明确要求規範文化産業統計工作,不宜簡單以新概念代替文化産業概念、自行擴大統計口徑。

 

在黨中央、國務院的堅強領導下,推動文化産業發展的一系列舉措發揮了重大作用,文化産業發展呈現良好态勢。

 

一是文化産品供給質量和數量大幅提升。文化精品特别是主旋律作品日益豐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三十講》《平“語”近人——習近平總書記用典》《梁家河》等政治類讀物,以及《改革開放全景錄》《紅海行動》《流浪地球》《換了人間》、“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文藝晚會”等一批讴歌黨、讴歌祖國、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引起強烈反響。2015年至2017年,舞台藝術創作共推出原創首演劇目4499部,全國藝術表演團體演出場次從210.8萬場增加到293.6萬場。2012年至2018年,圖書出版從41.4萬種增至51.9萬種,期刊出版總品種數由9867種增長到10139種,故事影片創作生産平均每年超過700部。

 

2018年電影産量超過1000部,票房達609億元,制作完成并獲得發行許可的電視劇共323部13726集、電視動畫片共241部8.6萬分鐘。我國已成為世界圖書出版、電視劇制播、電影銀幕數第一大國,電影市場規模穩居全球第二。文化企業數量不斷增長、供給能力迅速提升,截至2018年底,全國文化企業共309.28萬戶,占全部企業數量的8.9%;2018年,全國新登記文化企業52.21萬戶,同比增長6.9%。

 

二是文化産業向國民經濟支柱性産業目标邁進。2017年,全國文化産業增加值為34722億元,占GDP的比重為4.23%,比上年增長12.8%(按現價計算);增加值過千億元的省(區、市)已有13個,其中,廣東、江蘇、浙江、山東等省超過3000億元;文化産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超過5%的省市有4個,分别是北京(9.64%)、上海(6.79%)、浙江(6.19%)和廣東(5.37%)。文化産業已經成為調整優化産業結構、推動新舊動能轉換的一支重要力量。

 

三是文化産業服務民生的作用凸顯。2017年,全國文化産業從業人員達到2138萬人,較2004年的873.26萬人增加了1.45倍。文化和旅遊部門鼓勵貧困地區依托特色文化資源發展特色文化産業,支持建設了一批具有富民效應和示範效應的文化産業集聚區和特色文化産業項目。例如,貴州實施文化産業扶貧“千村計劃”,鼓勵建設一批非遺保護性生産基地和體驗展示街區,推動傳統手工藝标準化、規模化和市場化。

 

四是文化走出去取得積極進展。《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一卷以24個語種、28個版本在全球160多個國家發行660萬冊,中國理念、中國制度、中國方案得到越來越多國家和地區的理解和認可。2018年,我國文化産品和服務進出口總額達1370.1億美元,同比增長8.3%。2012年至2017年,全國版權輸出從9365項增長到13816項,增長47.5%,版權輸出與引進的比例從1:1.9提高到1:1.3。2018年,中國自主研發網絡遊戲海外市場銷售95.9億美元,同比增長15.8%。

 

二、文化産業發展存在的突出問題

 

盡管近年來我國文化産業發展取得了顯著成績,但是也要看到,我國文化産業仍然處于起步階段,無論是規模總量還是質量效益,無論是對内滿足人民需求還是對外擴大文化影響力,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一是高質量文化供給不足。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國文化供給已經不是缺不缺、夠不夠的問題,而是好不好、精不精的問題。目前文化産業生産結構與市場需求結構不适應,低端供給過剩與中高端供給不足并存,文化産品有數量、缺質量,有“高原”缺“高峰”,傳播當代中國價值觀念、體現中華文化精神、反映中國人審美追求的精品力作還比較少,還不能滿足廣大人民群衆多樣化、多層次、多方面的精神文化需求,抑制了文化消費。有文化特色的現代企業制度尚未完全建立,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平衡難度較大,有的企業甚至一味迎合市場、制造文化垃圾,亟需從法律法規和政策上為高質量文化供給主體提供堅定支持,不斷優化供給結構。

 

二是産業發展不平衡。與美國、韓國等文化産業發達國家相比,我國文化産業對國民經濟的貢獻及影響存在差距。區域發展不平衡問題仍然突出,西部省(區、市)文化産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均低于全國平均水平。我國文化産業還是新興産業,發展時間較短,基礎還較為薄弱,正處于從政策推動到市場驅動的動力轉換過程之中,市場機制在資源配置中的積極作用還沒有得到充分發揮。

 

三是文化企業實力偏弱。我國文化企業數量增長較快,但絕大多數是從業人員50人以下或營業收入50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甚至是個人工作室、個體工商戶,“小”和“散”的局面還沒有徹底改觀。與一般行業相比,文化企業在追求社會效益、承擔社會責任方面要求更高、擔子更重。文化企業大多是輕資産企業,高度依賴創新創意,普遍面臨盈利模式不穩定、生命周期短、可持續發展難度大等突出問題。

 

四是創新驅動能力不足。在内容、技術、業态等方面的自主創新能力不足的問題較為突出,原創能力還不強,内涵深刻、富有創意、形式新穎、技術先進的知名文化品牌較少。随着文化和科技深度融合,部分傳統文化業态、服務形态以及文化企業還不能适應科技發展和時代要求,轉型比較緩慢,生存面臨嚴峻挑戰。

 

五是國際市場競争力不強。相比于發達國家,我國出口文化産品和服務技術含量較低、創意能力不強,能充分體現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精髓、适應國外受衆習慣的偏少,國際傳播力、影響力還不夠大,對外文化貿易在整體對外貿易中的比重偏低,核心文化産品和服務的貿易逆差仍然存在。文化企業參與國際競争的能力還較弱,在全球産業鍊分工中處于相對弱勢地位,不利于講好中國故事、增強國家文化軟實力。

 

三、下一步推動工作的主要打算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文化産業發展也進入新時代。新時代有着新期待,新形勢賦予新使命。我們将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全會精神,樹牢“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堅決做到“兩個維護”,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堅持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自覺承擔起舉旗幟、聚民心、育新人、興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務,推動文化産業實現高質量發展,以優秀文化産品和服務滿足人民群衆美好生活新期待。

 

重點将做好以下工作:

 

一是加快文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轉方式、調結構”的背景下,全面深化改革、更好處理政府與市場關系,豐富供給主體、優化供給方式、提高供給質量,不斷提升規模化集約化專業化水平,推動文化産業加速轉型升級。堅持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以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為抓手,增加文化供給,挖掘闡釋優秀傳統文化思想精髓,推進文化典籍整理出版和數字化,規劃建設若幹國家文化公園,加強珍貴遺産資源保護,傳承振興民族民間文化,推動優秀傳統文化融入國民教育、道德建設、文化創造和生産生活,把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元素融入新型城鎮化和新農村建設,讓人們在豐富的文化體驗中感知傳承傳統、留住鄉韻鄉愁。

 

二是把創作生産優秀文化産品作為中心環節。文化産業是内容産業,創作生産文化産品應突出思想内涵,發揮其啟迪思想、溫潤心靈、陶冶情操的功效,以優秀的文化産品傳遞向善向上的價值觀,更好地引領社會風尚。宣傳文化部門将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堅持内容為王、質量第一,堅守文化理想,發揚工匠精神,傾心傾力打造傳世之作,用文化精品赢得受衆、赢得市場,增強文化産業核心競争力,更好滿足人民群衆精神文化生活新期待。

 

主動适應群衆多樣化、分衆化的精神文化需求,在選題、表達、對接上下功夫,增強供給對需求變化的适應性靈活性。深入開展精品創作,完善扶持提升政策,建立健全有利于出精品的激勵引導機制,組織創作一批思想性藝術性俱佳的文藝作品。鼓勵依托旅遊資源創作生産豐富多彩的文化産品,提升旅遊的文化内涵,推動文化産業與旅遊業深度融合。

 

三是增強文化企業的市場競争實力。文化企業一定要堅守文化使命,聚焦文化主業,以守正創新為根本要求,承擔社會責任和道德責任。宣傳文化等部門将着力推動産業關聯度高、業務相近的國有文化企業聯合重組,組建大型國有及國有控股的文化産業投資平台,推動跨所有制并購重組,對有潛力的戰略性新興文化企業進行股權投資,鞏固并發展國有文化企業的内容生産優勢和傳播主渠道優勢,發揮其對文化産業發展的主導和引領作用。

 

創新文化生産經營機制,做強做優做大骨幹文化企業,支持中小微文化企業和非公有制文化企業發展,鼓勵各類市場主體公平競争,推動形成不同所有制文化企業共同發展、大中小微文化企業相互促進的文化産業格局。

 

四是構建規範有序的文化市場。構建統一開放、競争有序、誠信守法、監管有力的現代文化市場體系,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努力消除地區分割和行業壁壘,培育和發展各類文化産品和要素市場,建設傳輸便捷、互聯互通、城鄉貫通、安全可控的文化傳播體系,促進文化産品和人才、産權、技術、信息等文化生産要素合理流動。

 

進一步深化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改革,提升文化市場技術監管水平,鼓勵和保護公平競争,制止壟斷和不正當競争行為,糾正擾亂市場行為,淨化文化市場環境,維護文化市場秩序。建立文化市場誠信體系,構建守信激勵和失信懲戒機制。擴大對外文化貿易,推動優秀文化産品和服務拓展國際市場。

 

五是打造文化産業人才高地。創作是文化産業發展的源泉,人才是文化産業發展的高地。宣傳文化等部門将以文化産業發展需求為導向,培養和扶持内容創作生産高端人才及相關技術人才。積極推動文化産業及相關學科專業建設,鼓勵社會力量參與文化産業人才培養。健全符合文化産業人才特點的發現、使用、評價、流動、激勵和儲備機制,鼓勵采取簽約、項目合作、知識産權入股等多種方式集聚文化産業人才,以及多渠道引進海外優秀文化人才。

 

六是推動文化和科技深度融合。文化産業發展始終同科技進步緊密相聯。宣傳文化等部門将加快推進文化和科技深度融合,提升文化産業科技支撐水平,改造傳統文化産業,發展新興文化産業,提升新型文化業态的比重。鼓勵和支持科技在出版發行、廣播影視節目制作和傳輸、演藝娛樂、印刷複制、廣告服務、會展服務等傳統文化産業中的應用,推進傳統文化産業内容創作、傳播方式和表現手段等方面創新,促進傳統文化産業轉型升級;鼓勵和支持培育基于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新型文化業态,發展數字創意、智慧廣電、網絡視聽、數字出版、動漫遊戲、綠色印刷等新興文化産業,推動與相關新興産業相互融合。

 

推動文化資源數字化,分類采集梳理文化遺産數據,标注中華民族文化基因,建設文化大數據服務體系,将中華文化元素和标識融入内容創作生産、創意設計以及城鄉規劃建設、生态文明建設、制造強國、網絡強國和數字中國建設。

 

七是促進文化資源與金融資本有效對接。加快推進符合文化産業發展需求和文化企業特點的金融産品與服務創新,積極探索文化資産管理、文化産業融資租賃、文化保險擔保等金融業務創新,運用好産業投資基金、風險投資基金等金融工具,提升金融服務文化産業發展水平。

 

進一步擴大文化企業股權融資和債券融資規模,支持文化企業上市融資和再融資,鼓勵文化企業并購重組。積極推進文化企業無形資産評估、确權、登記、托管、流轉服務,建立文化産業融資擔保、保險、版權質押等投融資服務體系,完善文化企業信用評價體系和融資信用擔保體系。創新文化金融服務組織形式,建立完善文化金融中介服務體系。鼓勵發展文化金融專業化機構,為文化企業提供綜合性金融服務。

 

八是完善促進文化産業發展的财稅政策。文化企業提供的是精神産品,社會效益優先是首要原則。與其他行業相比,文化企業在追求社會效益方面承擔了更多的社會責任,财稅政策對于有效引導和保障文化企業在激烈的市場競争中堅持社會效益優先、實現可持續發展,發揮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近些年來,國家陸續發布或延續了一系列支持文化産業發展的财稅優惠政策,基本形成了促進文化産業發展的财稅優惠政策體系。國務院及有關部門将根據不同階段和時期文化産業的發展情況,結合财力狀況和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綜合考慮、統籌安排财政資金支持文化産業,組建或改組國有文化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支持骨幹文化企業并購重組,支持小微文化企業創新發展。落實促進文化産業發展的稅收優惠政策。

 

九是完善文化産業發展的法治保障。制定文化産業促進法是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明确提出的一項重要任務,也被列為本屆全國人大常委會一類立法項目。2015年以來,在中宣部、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精心指導下,文化和旅遊部牽頭開展文化産業促進法起草工作,已經形成了各方基本認可、比較成熟的草案。草案聚焦“促進什麼”“怎麼促進”兩個核心問題,圍繞促進文化産業發展的關鍵環節和核心要素,确定在創作生産、文化企業、文化市場3個環節發力,在人才、科技、金融财稅等方面予以扶持保障,努力解決前面提到的困難和問題,促進文化産業發展。

 

我們正在全力對草案進行修改完善,争取盡快按程序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著作權法第三次修訂草案已經基本成熟,計劃于今年由國務院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同時,我們将抓好電影産業促進法等法律的實施,進一步推動文化産業相關法律、法規、規章等的立改廢工作,全面推進依法行政,營造有利于文化産業發展的法治環境。

 

委員長,各位副委員長、秘書長,各位委員,長期以來,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高度重視文化建設,不斷推動文化立法、完善文化法治保障。此次全國人大常委會專門聽取文化産業發展工作彙報,充分體現了對文化産業發展的關心和支持。懇請繼續關注支持文化産業發展,多開展相關調研,多組織督促檢查,多提出寶貴意見,指導國務院和各有關部門、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共同做好文化産業發展工作。我們将全面落實審議意見,進一步改進工作,努力推動我國文化産業發展邁上新台階,為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助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中國夢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以上報告,請予審議。

 

來源:文化上海灘

0.0444s